那些年,追我的女孩(1)
  
“那些年的我真的很帥嗎?”擺著一幅很帥的姿勢站在鏡子前的我問著。
  
“沒有吧!帥的話老早就結婚了,哪裡有時間給我站在這裡問廢話叻?”我自豪的回著。
  
37歲的我站在鏡子前碰著眼角旁的魚尾紋,遺憾的擠出一個自己也不敢說是笑容的笑容。 37歲的我還沒結婚,不知道是太帥還是剛剛好的帥(不敢說自己長得很抱歉的說)。 37歲的我再多3年其實腳就已經是踏入棺材的四分之一了。
  
不管37歲的我還是想要找個女朋友,哭訴著近幾年我是如何一個人在沒有愛情的世界裡存活和找著慰籍發洩慾望。不管37歲的我還是想要想找一個可愛又漂亮的美眉當女朋友,儘管是玩玩也好(因該早被砸了)。不管37歲的我面對漂亮又可愛的美眉還是會害羞,也會帶著墨鏡每個週末到海邊偷窺著穿著比基尼的美女(其實被人發現好幾次,也被打好幾次的說)。
  
明天就豁出去跑到不遠的高中把個正眉當女友。可是做每件事情都有他的風險,一旦明天的計劃失敗我就真的完了,可是明天一成功我的部落格填寫感情的狀態就可以把“單身”改成“交往當中”。在心裡百感交集的成功和不成功一下子就湧了出來,真的很煩(自找的)!
  
“你愛的我是否。。。”手機鈴聲響了,心裡的緊張也隨著手機鈴聲消失了。
  
真的很想談個戀愛的我也把手機鈴聲設定成情歌。非常渴望的我想再有個女孩向我表白然後交往。
  
原來是一個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他的名的朋友打來開槓的。一個名叫“威狠”的爛好人。
  
威狠其實在我幼稚園時就已經是好朋友了。當時在幼稚園裡我們已經可以說是升級到統治整個幼稚園所有的小朋友的小朋友。在幼稚園裡其實我不止擁有威狠這位朋友到不能再朋友的朋友,也有另外三個朋友。阿寶,寶貝,小可愛。
  
我和他們三個人在幼稚園裡做了那麼多年的朋友,我都不知道他們真正的名。我只聽到他們的父母親這樣叫所以也這樣叫他們了。他們三個都有參跟我和威狠,所以特別的吵。我們五個人的家長也都是來院長室裡喝茶的常客。
  
當時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非常夯一個卡通片而已,神奇寶貝。那一時的我們是真的真的很單純也很呆吧。每次休息時,我們這五個爛小孩都會跑到一個已經書包夾攻的空地自誇這自己家裡養了一隻自己認為在神奇寶貝里超強的怪獸在家裡。
  
有時還會說總有一天一定會帶自己家裡養的神奇寶貝來幼稚園裡把所有的學生和老師還有一位整天叫我們到課室外面罰站的院長給嚇跑,然後我們五個再自己統治這間幼稚園到倒閉為止,讓這些可憐的同學們可以轉到其他比這間更好的幼稚園,永遠不要回頭的往前逃跑。
  
雖然這計劃到最後都沒有實現因為我們這五個人欠缺了五個超強的神奇寶貝。 “寶貝”這名原本是應該要給一個可愛又乖的小孩子的,可是我覺得在朋友裡一個叫寶貝的家長好像是叫錯名了。因為他根本就是一個雙面人的小孩!在他父母親面前時他是那種超乖的孩子,學業優異的乖乖仔。可是反過來他根本就是一個怪怪仔!超怪的!
  
我們在家裡看著八點檔的連續劇時有會聽到戲劇裡的主角罵著別人兔崽子事就是在形容這怪怪仔“寶貝”。在幼稚園裡他就是那種頭腦轉超級快的小孩,可是他濫用了他這每個人都想要的才能。
  
每次要毀掉幼稚園奇怪的計劃都是他的主意,像是買幼稚園隔壁的雜貨店所有的火柴然後一支一支的圍繞著我們的幼稚園。然後再跑到院長室裡拿一團霹靂醜不拉香嘰臭到不行的舊襪子塞進院長的嘴裡然後威脅她如果不讓我們現在就畢業的話就燒了整間幼稚園。
  
很廢!超級廢!可是我們聽了還是把他的計劃全部寫在一本叫毀滅幼稚園的計劃書。
  
很多人都說其實名字不能和性格劃上符號,就像是寶貝。威狠這名字聽起來是很威猛又超狠的,可是其實他是超好的。好到連一隻紅螞蟻爬到他手上時,他都是忍著那紅螞蟻在身上爬的那種癢。癢到有時閃出尿來,然後還被咬(好心到女生和他在一起也會要跑出來保護他的說)。
  
阿寶的家裡是開麵包店的,所以每次來幼稚園是他都是啃著自己的麵包。有時還蠻好心的會分一些小到不行的麵包給我們,可是大多數都是發霉的!
  
“死阿寶,你可以不要給我們發霉的麵包嗎?”我們四個每次都這樣喊著。
  
“那就給院長吃啊!”阿寶露出那種很不甘願的表情說。
  
每次我們四個都會把發霉的麵包放在院長的桌上,然後隔天院長就缺席了(或許院長以為是哪個好心的老師為他準備的吧!)。
  
還有一個朋友就是小可愛。他的臉型超可愛的,所以在每一年幼稚園舉行的可愛寶寶競賽他都是第一。其實在我們認識的小可愛是個色鬼,也可以說是淫魔。老師不經意的在我們前面教書時,小可愛就會有種習慣了。
  
“餵!你們看老師的屁股很翹哦!我很喜歡。”小可愛便會露出色迷迷的眼神看著對我們說。
  
老師抱著他時,他都會對這我們比個V形的手勢對我們下馬威(幹!嫉妒死了)。
  
幼稚園就等於快樂時光因為每一天來也都只是吃喝玩樂,所以時間也不小心過了三年。三年後的我們還是一樣的幼稚,懵懂,讓大人們看了都為我以後上了國一的生活感到操心。到了畢業典禮那一天,我們還是往常的來到幼稚園,不同的是老師在前幾個星期教的舞蹈都要乖乖的搬到舞台上表演給每一位家長看。
  
平常老師在教時我們五個更本就是在偷吃蛇所以到台上跳舞我們五個都不知道該怎樣跳,所以都站在台上放空,挖鼻孔挖到流血。
  
舞蹈老師不停的用手勢大動作的揮舞著看似要我們五個馬上下台,寶貝看得不順眼也當場比了個鬼臉給老師看。在爸爸媽媽眼里永遠是一個乖乖仔的寶貝瞬間變成一個永遠不能和乖乖仔畫上等號的怪怪仔了。
  
台上的舞蹈和寶貝變怪怪仔的事情也告了一個句點。
  
上了車,看著後車鏡,爸爸開車了,車身慢慢的往前移動。隨著車身慢慢的往前移動,看著後車鏡的四位朋友站在幼稚園門口直向著我揮揮手,那時的心情我也不能理解,只知道眼睛像是裝滿水的水盆,流出了我人生中第一次為朋友流的眼淚。車身往前移動得越前,我從後車鏡看到的畫面也越來越朦,加上眼淚不斷的流,視線真的好朦好朦。
  
到了轉角口,車身也往東邊慢慢的轉去。原本看見的幼稚園和朋友隨著轉角口也消失了,這才發現我的幼稚園生涯也尾隨著轉角口結束了。我也打從心里希望以後還會有機會遇見在幼稚園一起瞎鬧的四位朋友,真的很開心能認識到他們,再見了我的幼稚園,我的朋友,我的院長,我三年的幼稚園生活
  
這是一個再也不能回頭的時光,再見了我在幼稚園裡做的每一樣事情!
  
回到家,擦乾眼淚,準備了還離一個月就要上小學的我,做一個全新的我來迎接快要到的小學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亭特 的頭像
峰亭特

峰亭特的部落格

峰亭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